飞球

这里飞球ww渣文手一只,沉迷双黑无法自拔,不定期产粮xx微博@非酋飞球

圣诞夜【双黑太中】

*2000字小短文,一个小甜饼是森永圣诞节双黑的脑洞_(:зゝ∠)_
*宰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祝食用愉快w

「今天是圣诞节哦,中也。」
「嗯。」
当我这么说的时候,中也正在低头看报告,闻言只是很敷衍地应了我一声。他是个工作狂,和喜欢忙里偷闲的我不一样,在他彻底完成手头上的工作之前,「圣诞节」这三个字是不可能吸引到他的。
于是下一秒我抽走他手中的报告,换来他一个瞪视。
「干什么,我快弄完了!」
「那还着什么急,难得今天这么热闹,中也你不想出去走走吗?」我指指窗外。
「别想了。」他站起身想要夺回那些令人烦躁的纸张「你忘记我们明天还有任务了?想到时候搞砸了被关禁闭你就尽管玩。」
「有我在还担心什么。难道是中也害怕被关禁闭吗?」我激将他。
「不,只是一想到和你一起关禁闭就有点恶心。」他说得面无表情。
见激将不成,我便拿出了二皮脸的精神,把报告举到一个以中也的个头来说踮起脚也够不着的位置,威胁他
「那你什么时候答应我,我就什么时候还给你好了。」
「……太宰治!」他见着那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度有些咬牙切齿。
十分钟后,我们站在了大街上。中也和我难得都换下了工作服,穿上了便装,不得不说中也那张娃娃脸真的是很有欺骗性,就这么穿着素色毛衣套着深蓝外套往那一站,乍一看还以为是相约出来游玩的高中生,殊不知眼前这人同我斩杀了多少敌人,若是将那些人的鲜血积攒起来,大概可以染红他的整条素色毛衣不止。然而我们今天是出来玩乐的,纵然是都身为黑手党的高层人员,身上总会带着的些戾气在今天也收敛了不少。
「喂,走吧。」中也的小半张脸掩在绿色的围巾里,对我招了招手。他的手套款式颜色和我是一模一样的,这是我和他一起买的,我们俩的穿衣风格,审美眼光总是大相径庭,唯独在那一次十分罕见地达成了共识,虽然他在买下手套后也还是在说着「啊你这家伙的眼光有点提升嘛,不过和你一起戴同款手套也还是让人反胃」这样的话,但现在真正戴上的时候他反而没什么意见,只是偶尔他的手和我凑在一块时看着会有些别扭……
「很像情侣款诶,中也。」我说,然后在他的脸色变臭之前补了一句「开玩笑的。」
「我当初就不该买和你一样的。」他的语气恶狠狠的,快步走在了前头,没再理我。
我也不担心他是否有生气,悠哉地跟在他后面,不近不远,是我们现在的关系应有的距离。
一路上的圣诞氛围都营造得相当好,我自认为我眼里的横滨并不算是和平度有多高的城市,然而许是节日的作用,人们脸上洋溢的欢笑让这一切看起来比平时更为其乐融融,我甚至可以感受得到空气里夹杂着的香甜的巧克力气息……
突然我前面那个蓝色的身影停下了。
「怎么了?」我问他。
「要吃巧克力么?太宰。」中也鬼神使差地问我。
「不吃,你想吃就去买。」我一眼看穿他的想法。店里正在弄圣诞活动,不少孩子牵着他们的父母在柜台前挑选各式各样的巧克力,中也虽然个子不高,但是一个成年男人呆在一群小孩子中间还是会显得突兀。
「我请你?」他试探地说,虽然我怀疑如果我下一秒还不答应他,他就会揪着我的后领把我拖进去了。
「不吃。」然而我怎么会放过一个白白看好戏的机会呢?于是我微笑着再次拒绝了他。本来我也不爱吃甜食。
最后还是中也自己进去的,我眼睁睁地看着那道蓝色身影小心翼翼地穿过一群穿得花里胡哨的孩子中间,拿过货架上的巧克力——期间还帮一个小女孩拿了一处她够不着的巧克力——然后再次迎着孩子们纯真充满好奇的目光,走到收银台前付了款。
等中也抱着巧克力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笑得快直不起腰了。
「再笑一声我明天就去和首领申请,换你带一周爱丽丝。」中也的声音和空气一样凉飕飕的。
我赶紧止住笑声,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面前多了一小盒包装精致的巧克力。
「喏,给你的。」中也将巧克力朝我的方向抬了抬。
「这么好心?」我接过巧克力,莫名觉得刚才还被冷风吹麻了的手臂瞬间就有了温度。
「不是说了请你。」他漫不经心地拆开他那盒的包装,掰下一小块巧克力叼在嘴里,继续往前走。
「中也一点都不了解我,我不爱吃甜的。」我一边笑嘻嘻说着,把巧克力收进风衣上方的内侧口袋里,让它能够贴着我心脏的位置,我想这会让我暖和一些。
「哦,那就还给我。」
我们继续漫无目的地朝前走着,我依旧和他保持着一前一后的位置,只是这次我的距离稍微拉近了一些,以至于我能够看清他啃巧克力的模样。我不明白中也为何如此喜好甜食,我以为他会更偏爱那些高级香烟苦涩的尼古丁味道,谁知道吃起甜巧克力的劲头丝毫不输抽烟的时候,不到五分钟那盒甜到掉牙的巧克力就被他吃得一干二净。
「咔嚓」一声。
「拍到了,港口黑手党万众瞩目的干部候补吃甜食的样子~」
「混蛋给我删掉啊!」
「诶为什么?留着做珍藏不是很好吗?」
「鬼才信你,你是想等着明天我成为部下的议论焦点吧?!」
「喔被看穿了。」
「你这家伙……!」中也有些烦躁地揉了揉他那头橘发,最终还是泄了气
「随便你了,懒得理你。」
他双手抄在风衣口袋里又小声嘀咕了一句。
「反正你哪天就会删掉的吧。」
我听着这别扭的语气突然就很想发笑,但又不好再逗他,不然一会他真闹起脾气来,这费了多少口舌才让他放下工作肯出来和自己散散步就要泡汤了。
毕竟还想再和中也走一会啊。
虽然已经临近深夜,街上依旧很热闹,不远处的圣诞树上装饰着彩灯,暖色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弄得我有种冲动,想快步走上前去缩短和中也的距离,然后搂着他的腰,去尝尝他口腔中残留的巧克力味道是有多甜腻。
我没有真的那样去做。明天出任务是六点的飞机,命运是无常的,谁也不知道最后能搭乘那架飞机安全回来的究竟是我们两个还是其中一人,若是我现在吻了中也,借着气氛大声对他示爱,或许时间充足的话我们还能滚个床单,一旦明天我的脑袋真的被哪个家伙的子弹贯穿,我就连用手机里的那些偷拍来取笑中也的机会也没有了,那时候我一定最想念的会是他腰上的触感,他被亲吻时看着我的眼睛。
我想的有点远,我的目光始终落在那抹蓝色背影上,这样的距离并不是我内心所想,但也令我放松,毕竟我很少集中注意力在某个人身上的时候,不是因为警惕,中也是个例外,我们会连对方死的模样都是第一个看见,没什么好需要互相隐瞒的。
——当然,除去我想亲他这件事。
那天我们走了很久,直到我怀中的巧克力被捂得都快融化中也才停下来,意外的,理由并不是要回去,而是他要整理围巾。他站在那里,将松散开的围巾再系紧一些,时间不长却也给了我追上他的机会,我顺手帮他整了下翻出来的衣领,我能看见从他嘴里呵出来的白气。
「谢了……」中也说,但他没有转过身去。
他微皱着眉,眼神凝视着我的胸口处,比起对我突然示好行为的意外,倒更像是不知所措。
我觉得那双蓝眼睛是在邀请我,他让我对那些关于我们未来的担忧统统抛到了脑后去,那盒巧克力似乎变成了一块燃烧着的石炭,灼得我心口发烫。
「明年还有机会的话,就再来一次吧。」贴上中也唇的那一刻,我这样想。
半晌我感受到我的肩膀被什么柔软冰凉的东西给落在了上面,我抬头,伸手去接了几片雪花。中也显然没怎么反应过来,这个吻对他来说比这场雪来得还要突然。
明天的关系大概可以更进一步了。
「中也。」我出声把他唤回神来。
「啊?」他发觉了我的眼神,下意识随着我一同向天空望去。
「下雪了。」
——END


评论(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