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球

这里飞球ww渣文手一只,沉迷双黑无法自拔,不定期产粮xx微博@非酋飞球

my toy【太中/童话paro】

*一个锡兵人宰陪中也长大的故事【可能不好吃x】

*宰视角注意

祝食用愉快ww

【01】
太宰治第一次见到中原中也,是在他八岁生日那年。当时这小孩一脸兴奋地从大人手中接过自己,还不忘乖巧地回了一句「谢谢」的时候,他就记住了中也那双蓝色的大眼睛。
「这么漂亮的眼睛,哭起来一定很可爱吧?」
彼时产生这种想法的他,其实还不叫太宰治,只是一个普通的锡兵人。
至于太宰治这个名字的由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脑回路天生就和常人不太一样,中也在生日会结束之后,就立马揣着他跑回房间,将他放在桌子上,然后盯着他看了半天,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我以后叫你太宰治好不好?」
哈?什么鬼?太宰治?
「唔……太宰治,太宰治,听着就很帅对不对?」
帅个鬼啊!谁来救救这个小孩啊,天天对着玩具自言自语还起名字是会降低智商的啊!
「不帅。」
他毫不客气地吐出两个字,反正这小孩也听不见。
然而中也却眨巴了两下眼睛,蓝眸里居然氤氲出了一些水汽来,声音软软糯糯的
「……你不喜欢吗?」
一秒,两秒,一人一玩具就这么大眼瞪小眼沉默对视了几秒钟后,他突然伸手用力扯了一下中也散落在桌上的小辫子,然后如愿以偿地看见这个本是费力踮起脚尖才能扒在桌子边缘的小孩,重重摔在了地上。
「不喜欢,难听死了。」
他盘着腿,撑着脑袋,对坐在地上眼里已经开始汇聚豆大泪珠的中也,无情地说道。
果然,弄哭自己的主人简直是身为玩具的人生一大乐事,更何况这个主人还能听见他说话,更更何况,这个主人还特别好欺负。
那颗泪珠终究没能从中也的眼眶里成功溜出来,还被硬生生憋了回去。他有些诧异地看着这小孩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然后再度踮起脚尖,将他放到高处的架子上。
似乎也就是从那天起,「想方设法把中原中也弄哭」这个念头就在他脑子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了。
八岁本应该是贪玩的年纪,可是像中也这样大户人家的孩子,每天不是被逼着学这学那,就是听大人训不完的话,于是玩乐一下子就变成了极为奢侈的东西,而他也不止一次看见过中也眼中流露出的渴望。所以像怂恿中也偷偷翻墙跑出去外面买糖吃的事,他也不是没干过,只是没想到这小孩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倒是有些手脚功夫,一去一回不但从来没被大人发现过,连泥都不会沾到一星半点,更别说挨骂了。到后来,中也甚至总结出了经验,掐着大人回家的时间,计划着这次要买什么味道的糖果,有时还会给他顺便带点儿。而他一边在心里默默感慨着自己是不是摧残了祖国的花朵,一边选了葡萄味的。
即使两人在买糖方面曾一度达成了共识,他还是不会忘记自己的目的,所以很快,他就从一只和中也玩得很好的录音熊那里,打听到了一个情报——中也很怕黑。
而他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足足笑了有一分钟,从床上笑到床下,还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出中也在黑暗中瑟瑟发抖,蓝眼睛不安地看向四周,还弥漫着雾气的样子。
多么让人兴奋的场景啊!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对正在看着书发呆的中也说道
「中也中也,别看这些无聊玩意儿了,我们来玩捉迷藏好不好?」
他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和蔼可亲。
「捉迷藏?好啊~」
单纯的小孩立马就上钩了。
「但是在哪里玩……这个房间这么小根本没地方藏啊……」
「这个简单,你们家不是有一个废弃仓库嘛,就在那里好了。」
「那……那里啊……」
不出所料,中也露出了纠结的表情。
「要不……换个地方吧……」
「啊?为什么?那里不是挺好的吗?」
他尽量忍着笑,装出疑惑的样子。
「那里太黑了……」
中也小声地呐呐。
「噗嗤~什么啊,中也你还怕黑啊?」
他故意大声嘲讽,引得小孩一下就红了脸。
「没……没有!玩就玩!」
「那说好了,我来藏你来抓,你在这个房间数完二十秒后就来找我。」
他没给中也说话的机会,扭头就跑向了仓库。
仓库的大门并没有上锁,只是因为常年没人清扫灰尘早已堆积起了厚厚一层,因为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户,再加上位置又比较偏僻,因此光线十分昏暗。
他满意地环视了一圈,最终选定了光线最暗的一个小角落,那里堆放着一些木箱子,他扒开其中一个爬了进去。
没过多久,大门就传来了被慢慢打开的声音,然后是小心翼翼的脚步声。
他透过木箱子的缝隙,观察着那个小身影。
一开始中也还扒拉着门,犹豫着不肯进来,眼睛时不时扫过几个比较黑暗的角落,露出害怕的神情来。在自我纠结了一会儿之后,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他嘲讽的话,中也的神色一下就坚定了下来,他先是深吸了一口气,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放开了抓着门的手,然后迈开步伐,在黑暗中寻找起来。
「太……太宰……?」
讲真,自打中也给自己取这个名字以后,他重来没有亲口认同过,顶多在中也喊他喊个没完时敷衍地应和两声,有时候干脆就懒得搭理了。
可是现在,听着这小孩用颤抖的声线叫着这个名字,他倒是没那么反感了。
果然欺负主人什么的最好玩了!
他调整了一个姿势,想继续欣赏,不料身子歪了一下,硬邦邦的外壳和木箱子摩擦,发出了有些刺耳的声响,在仓库里回荡着。
中也的脚步一下就顿住了,脸色开始苍白起来,死死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他刚爬起来,就看见中也一副活见鬼的表情,马上想到这小孩估计是被刚才的声音给吓着了。
他的眼睛滴溜溜一转,望向了箱子附近的一个旧花瓶,露出了坏笑。他悄悄伸出一只手去,轻轻一推,花瓶应声而碎。
「啊——!!!」
这次中也反应更大,直接大叫一声后抱头蹲在了地上,身子蜷成了一个球,还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再也憋不住了,在箱子里笑得疯狂捶地。
偌大的仓库里,一边在抱头痛哭,一边在捶地狂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俩上辈子结了什么仇怨。
他笑也笑够了,才心满意足地从箱子里出来,慢悠悠走到还蹲在地上的中也身边,戳戳他的腿。
「喂,别哭啦,是我。」
这时中也才慢慢抬起头来,那红肿的眼睛还有泛着水光的蓝眸,无一不在透露出「吓死宝宝了」的信息。
他无奈地抓着中也的裤角,沿着裤管爬到膝盖上,伸手胡乱拭了一把那泛滥成灾的眼泪,可能是中也柔嫩嫩的皮肤不能适应自己的外壳,擦了一把之后这小孩反而哭得更凶了。
「好啦好啦别哭啦,再哭我就要生锈啦。」
他再次拂去滴落在自己身上的泪水,想着这次要用什么东西来哄这小孩好。
「呜呜呜呜……太宰……」
他被这带着哭腔的声音给震了一下,只觉得心头一阵荡漾,他知道这种感觉,就是人类电视里常说的那个什么恋爱啊,一见钟情啊之类的……个屁咯。
他是一个锡兵人,才没有心脏这种奢侈的东西。
【02】
春去秋来,花谢花开。
此时的太宰治正坐在书架上,看着十六岁的中原中也从容地指挥着佣人,将房间里堆积如山的玩具悉数都搬了出去。
他看着那只曾经最受宠,现在却惨遭抛弃一脸悲伤的录音熊,忍不住摇头叹息。
当初的那个爱哭鬼,如今个子没长太多,心却硬了不少,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太宰太宰~」地叫他叫个没完,通常都是「小心我把你扔出去啊?」这样的话。果然是男大十八变吗?
这样也好,他已经不爽那个名字很久了,正好落个耳根清净。
「少爷,那边那个也要一起收拾出去吗?」
佣人突然询问中也,手指向了他所在的方向。
中也抬起头,他们的视线隔空交汇。
看什么?难不成你也想把我赶出去?
他们就这么无声对视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中也先收回了视线,对佣人说
「不用了,那个留着吧。」
他坐在书架上,露出了微笑。
待到佣人离开之后,他才懒洋洋地问了一句
「中也怎么没把我赶走啊?」
「反正都这么久了,留着就留着呗。」
中也头也不抬地应着。
「哇,中也你不会是舍不得我流浪街头吧?」
他晃悠着双腿,满意地看着中也一脸被戳穿的窘相。
「什么啊?!要不是担心房间看起来太空旷我早把你丢掉了好不好!」
「骗人的吧中也,你看你脸都红了,你每次一说谎就脸红。」
他继续补刀。
「……都说了没有!谁会想特意留着你啊?」
他懒得再反驳什么,只是默默丢去了一个白眼。
他也不知道中也进化出傲娇属性是什么时候的事,大概是渐渐明白了自己身为知名企业家的独子应该承担的责任,这小孩开始习惯性地在外人面前保持一副不苟言笑的面容,像小时候那样想哭就哭的情况更是罕见。若不是因为那件事,他也不会知道这小鬼现在看起来一脸不屑的样子,其实还是挺在乎他的。
至于那件事,十六岁的少年,会带一两个心仪的女孩子回家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虽然当时在看见中也把一位可爱的女孩子带回房间的时候,他还是小小地吃惊了一下。
这小鬼居然学会往家里带姑娘了?
不难看出,女孩子应该是很喜欢中也的,说话时脸上总带着羞涩的红晕,而中也虽然言行表现得并不明显,他还是从那双蓝眼里看出了掩藏不住的好感。
本来这一对金童玉女,成双成对的鸳鸯和他这电灯泡是没多大关系的,谁知道女孩子突然就发现了他,一边说着「好可爱啊」一边打算将他从书架上拿下来,中也皱了下眉还没来得及制止,他就从女孩子的手中滑落了出去。
「你干什么?!」
他躺在地上被摔得头晕目眩的时候,听见中也吼的一句,还有女孩子离开时摔门的声音。
结果不得而知,两人就这么不欢而散了,那个女孩子再没来过中也家,中也也没再提起过她。
他似乎成了棒打鸳鸯的罪人,虽然他并没有身为罪人的自觉。
「中也不觉得可惜嘛?那么可爱的女孩子诶~」
「把你摔残了才麻烦,还得拿去修。」
可是你明明知道我很结实的啊,这点高度是摔不残的。
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因为在看见中也泛红的耳根之后,他就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
这小鬼不管怎么样,是绝对舍不得把他扔掉的。
「嘛,也不枉我做那点牺牲了。」
他这么想着,心安理得爬回了书架上。
【03】
中原中也最近听力有点问题。
「中——也——」
他坐在书架上,手弄成喇叭状,朝下面的人大声喊着。他不知道这是自己叫的第几遍了,中也却和聋了一样一点反应都不给。
中也现在才二十四岁,这还没到听力衰退的年纪吧?
「中也——」
还是听不见。没办法,他只好跳到中也的肩头上,在耳朵旁大喊
「中也——!!!」
正在写字的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笔尖一顿,划破了纸张。
「你突然那么大声干嘛?!」
辛苦写的东西突然作废令中也很是不爽,他瞪着自己,像是要生吞活剥。
他朝着中也无辜地耸耸肩,想着你想把我生吞活剥也没用,我是锡做的。
「干什么?」
中也揉着耳朵没好气地问。
「你忙完没有啊,不就结个婚吗搞这么多事。」
「家里人交代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中也说着又拿出新的纸张,埋头写起来,留他在一旁无聊地晃悠着腿。
时光如梭,一眨眼又是八年过去了,从前的傲娇小鬼现在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大人,要接手家族企业,还要和面都没见过几次的女人结婚。
只有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无所事事的,只有兴致好点的时候还会想想怎么折腾中也,比如现在。
「中也,你说你结婚后我该怎么办?」
他一脸可怜巴巴的表情,声音委屈得像个没吃到糖的小孩,手还捧着那颗不存在的心。
没有得到想象中的「你无聊是不是」这样的回答,中也停下了笔,看着他。
……你别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啊我真的就是无聊而已,没了你我再活个几十来年都不是问题的,你结不结婚我才管不着。
「那我以后死了你会怎么办?」
中也突然反问道。
「另寻收留的人家咯。」
见调戏失败的他也懒得再维持那副恶心人的表情,仰躺在书桌上随意答道。
中也没再追问什么,低下头又写起东西来。
他依旧躺在一旁,看着天花板,余光瞥了瞥中也的脸。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看过中也的眼睛了,毕竟他现在长大了,不像以前是会大半夜偷偷躲在被子里流眼泪的小屁孩,失去了欣赏的乐趣。
可是现在那双蓝眼里流露出来的,疑似悲伤的情绪,又再度引起了他的注意。明明眼里没有朦胧的水汽,可是那有些失落的表情让他觉得,自己面对的又是那个八岁的小孩,下一步就应该上前给他擦眼泪了。
当然中也没有真的流出眼泪来,他的左胸位置却突然觉得闷闷的,憋着什么东西一样,他敲了敲,只有金属发出的「咚咚」声。
再后来,中原中也结了婚,成为了企业的掌门人,家庭幸福,事业有成,偶尔还会上上报纸。
而他总是会坐在报纸上,看着上面刊登的中也的照片,完美无缺的笑容,完全是一副老练成熟的样子,人看起来也可靠多了。
他脑子里却满是八岁中也泪汪汪的,眼眶通红的样子,和中了邪一样,挥之不去。
【04】
人类的生命原来是很短暂的。
他看着靠在床上,一脸病容的中原中也。如今几十年过去了,二十四岁的男人又成了八十岁的老头子,满脸的皱纹,声音嘶哑,风烛残年。
现在的中也,身边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的陪伴,妻子早逝,孩子也鲜少回来过,曾经的朋友也都一个个离他而去。说起来也是有些可笑,一位鼎鼎有名的大企业家,在晚年之时,身旁没有妻子没有孩子,更没有前来探望的友人,只有一个生了锈的锡兵人。
那就是他。
他坐在中也的床边,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很佩服自己的毅力,居然陪着这个人从八岁到了八十岁,他以为自己肯定是会在某一天觉得无聊到不行中途跑路的,可是他没有。
一人一兵,就这样沉默着,他也不指望中也能和他说什么话,早在三十岁的时候,中也就彻底失去了和他交流的能力,现在的他在中也眼里,也就是个普通的玩具罢了。
然而中也却开口了。
「太宰。」
许久没被这样叫过,还是用这样苍老的声音,弄得他一下有些适应不过来,但他还是应了一声「嗯」,虽然中也听不见。
「你说我现在还能再和你玩捉迷藏么?」
估计不行,你现在这身子骨不要说捉迷藏,动一动都要散架,万一你又被吓着直接趴地上了怎么办?
「还真是怀念……」
他看了中也两眼,心想书上说老人都比较念旧还真是大实话,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还惦记着。他心里是这么想的,脑里却忍不住又浮现出哭鼻子中也的样子。
「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他的头顶传来,他抬头,看见中也脸色苍白,正费力地撑着身子想躺下去。
这个人应该是快死了吧,他想。
中也躺在床上,和他平视着,半晌又说了一句
「不过居然是你陪我走了这么久……」
老人的眼里居然透出了几分孩童的纯真来,他以为这种东西中也早就没了。
他还是伸手拍了拍中也的小拇指,以示安慰。
「谢了啊……」
中也还是看着他,那蓝湖水一样的眼睛溢出的情感像是要把他淹没,他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受不了这小鬼突然变得这么矫情。
「不用谢,下次别给我取这么难听的名字就行。」
他有点想打破这种气氛,玩笑似的回了一句,果然中也没有接他的话,将视线转向了窗外,他也顺着他的视线转过去,正巧几片红叶从枝头落了下来。
再回过头的时候,中也已经闭上了眼睛。
他这下是真的没有主人了,按理来说他是应该很难过的,这种时候就应该像电视上演的一样,掉几滴眼泪。可惜他是一个玩具兵,不会掉眼泪,也没有一颗能为中也跳动的心。
他只能走过去,帮中也擦拭掉他残留的泪痕,他自认为和中也待了这么久,这绝对是他擦的最认真的一次,他硬邦邦的手沿着中也凹凸不平的皮肤,轻轻往上刮,直到眼眶前停住,一颗泪珠就这样凝聚在他的手指上。
一直以来就是这玩意儿让他生锈的吧。想想也是,他给中也擦了那么久的眼泪,无论是他是难过也好,被自己吓的也好,中原中也这辈子的眼泪,全都给自己擦完了,他不生锈才怪。
但是生锈就生锈吧,反正给中也擦眼泪他还是挺开心的。
他背靠着中也的遗体慢慢坐了下来,身体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他看着窗外,才发现自己似乎也老了,而且居然还有些犯困。
陪了这人一辈子了,自己也该好好睡一觉了吧?
他阖上了眼睛。

本报讯,国内知名企业家中原中也于昨日病逝于家中,享年八十岁,逝时身边仅留着一个小锡兵人。
【05】
当他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
他恍惚间听见一个男人说了一句「你们从今以后就是搭档了」,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搭……档……?
当他彻底清醒后,才发现对面站着一位少年。
橘发,蓝瞳,个子不高,还带着顶帽子,一脸桀骜不驯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想把他弄哭。
这一次,他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男人离开后,少年才开口问道
「喂,我叫中原中也,你叫什么?」
他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我啊……我叫……太宰治。」
——END

评论(6)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