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球

这里飞球ww渣文手一只,沉迷双黑无法自拔,不定期产粮xx微博@非酋飞球

告白进行时【双黑太中】

*一只中也喵告白的故事【没毛病x】
*这次烤个小甜饼作为中也的生贺ww纯天然绿色无添加剂糖块,请放心食用w
*最后中原先生生日快乐——!【撒花】

迷信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中原中也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伸出爪子扒拉了一下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那个可爱的小铃铛。对,没错,是爪子。他现在是一只猫,还是一只橘色皮毛蓝色眼睛看起来十分乖巧的家猫。此时那条还不怎么听使唤的尾巴还不大应景的得意地翘着,完全不顾他内心有多崩溃。
中原中也在镜子前焦躁地走来走去,铃铛一晃一晃地随着动作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努力回忆着昨天那位老妇和他说过的话。
昨天他刚好处理完上头交代的事情,在回去的路上碰见了一位摆摊的老妇。这老妇不像一般做些小买卖的,一见着路人就放开嗓子吆喝,相反,她披着个黑袍子,头低垂着,看不太清脸,显得神神秘秘的,有点像大人吓唬小孩子时说的会法术的老巫婆。她摊子上的陈设也十分简单,一张桌子,一个破纸箱拆下来做的牌子,上面写着「算卦」两字。
中原中也向来对这些有的没的东西不感兴趣,本想径直走过去,不料老妇开了口,声音苍老得像一口生锈的钟。
「年轻人,要不要来算一算啊?」
中原中也摆了摆手刚要拒绝,老妇的下一句话却让他站住了脚。
「你最近是不是为什么事而纠结不下?」
中原中也回过头,只见那老妇头微微抬了一些,露出了黑袍子下皱纹遍布的面庞,正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望着他。
「为情所困?」老妇悠悠吐了一句。
中原中也犹豫了一会,转身走到摊前坐下,摘下帽子放在一旁。
「您为什么这么说?」他问。
老妇摇摇头。
「天机不可泄露。」
中原中也郁闷了,心想这是不是要钱的意思,在他小时候尾崎红叶就和他说过,说你以后遇到这些算卦的人不要理会就是了,多半是上来就要收钱的。
中原中也心里堵的慌,他最近的确是和某人有些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偏偏这事也不好和其他人说,干脆就一口气憋了下来。没想着今天被算卦的一眼给看穿了,他不禁有些好奇,想要问下去可是又担心是个坑钱的无底洞,要真在这上面花了真金白银叫人给骗了,被别人知道还不得笑话死。
可那老妇像是未卜先知似的,说
「别担心,我不收你的钱,我只是想给有缘人算上一卦,你想算就算,不算就罢了。」
中原中也听完这话,也懒得再纠结自己到底是不是那什么有缘人,直接了当问
「你为什么说我为情所困?」
老妇笑眯眯的。
「我不仅知道你为情所困,还知道那人和你关系不一般。」
中原中也心下一惊。
「他现在和你同居?」老妇问。
中原中也说是。
「他和你认识很多年了吧?」
他点头。
「平时和他关系不太好?」
中原中也简直想拍桌子站起来喊对对对就是他,他脑子里那条青花鱼的脸此刻无比地清晰。
「那就是了。」老妇还是笑得神神秘秘的。「你有向他求过爱吗?」
中原中也说没有,心想求爱没有过,做爱倒是有过,而且还是在他喝得烂醉的时候给那家伙趁机占了便宜,第二天一早他就腰酸背痛一脸懵圈地望着凌乱的床铺和四散的衣物。虽然他自觉地将那次情事归划为酒后的不理智行为,可从那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尴尬起来。准确地说尴尬的只是他一个人,太宰治倒是和往常没什么区别,该唱唱该跳跳,该撩小姑娘就可劲撩,仿佛那天的事没发生过似的。中原中也自然没他脸皮这么厚,即使是在同居的情况下也尽量避免两个人正面打交道。
「为什么不试试看呢?」老妇的笑容居然带了些慈祥,像看着自己情窦初开的亲生儿子。
「算了吧。」中原中也说。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太宰治绝对不可能接受他,也不看看他在外面睡过的姑娘有多少,对他来说一次突然的情事算不上什么,不过是换了个人在床上滚了一晚上罢了。更何况他也不至于这么自讨没趣,接不接受先不说,搞不好还会被对方嘲笑一番。
「这样吧,我送你一样东西。」老妇没再劝说,手在黑袍子里头掏了半晌,掏出来一个精致的铃铛。
「明天你带着这个铃铛,去向他表白心意,也许会有好事发生。」老妇说道,将铃铛放在中原中也面前。
中原中也越听越觉得不靠谱,这就像是部里的小女生常说的什么幸运符一样,带上它就会有好事发生之类的,事实上中原中也见过不少类似带了一天的幸运符连遭一天的倒霉事这样活生生的例子,对于这类东西可信度都不大高。可看着老妇一副知根知底的模样,再加上她刚才算的那几卦,心里也莫名地有些蠢蠢欲动。他将铃铛收回口袋里,告别了老妇。
在他睡前的时候他再次将铃铛拿出来,捏在手里观察来观察去,除了声音要比普通铃铛清脆得多以外,他愣是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以防丢失,他就将铃铛挂在了自己的颈环上睡了一晚,没想到一醒来就成了这幅模样。
中原中也再次凑近镜子,看着自己毛茸茸的脑袋上那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后悔自己不该一时冲动就信了那些话。
这下怎么变回去?
中原中也眯着那对猫眼睛思考着,想从老妇说的话里摸出些门道来。
「明天你带着这个铃铛,去向他表白心意,也许会有好事发生。」
带着铃铛表白心意?
中原中也心想难不成我其实是被诅咒了?不去和太宰治表白我就变不回来?
……他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给爱丽丝讲睡前童话故事太多了……
就算这是真的,最重要的一点是,现在他是猫啊?!他想告白也告不了啊?怎么告?在他面前喵喵喵吗?
中原中也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觉得还不如现在自己一头撞死……
再退个一万步讲,就算他真的真的在他面前喵喵喵了,太宰治能听懂么……
虽然没有花钱但中原中也还是觉得自己被狠狠坑了。
想了好几个方法几乎都是作废,中原中也烦躁得在桌子上打了几个滚。当他看着镜子里自己滚得东一撮西一翘的猫毛时,客厅传来了门锁转动的声音,他猛然警觉起来,耳朵扇动了两下,猫的听觉要比人灵敏得多,听着外面传来的钥匙咣当咣当的声音,还有熟悉的皮鞋跟毫不顾忌就踏在前几天刚清扫过的地板上的声音,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太宰治。中原中也立马进入一级戒备状态,他已经连续好几天没和太宰治打过照面了,之前是觉得尴尬见了面也不知道说啥,然而现在更尴尬见了面不仅不能说啥还只能喵喵喵。明明他现在是绝对不想主动去和太宰治讨论任何关于他们之间的敏感话题的,然而现在迫于形势他还得想尽办法以一只猫的形态和他讨论这个敏感话题,这光听着就已经够他妈荒唐了。
中原中也丧气地垂下耳朵。

当太宰治走进玄关时他下意识地四处看了看,发现并没有某个小矮子的身影。他耸了耸肩,对这样的状况习以为常,他知道中也这几天都在躲他,一开始他还以为这小矮子是刚被开了苞觉得害羞,后来发现对方别说一句话,连正眼都没给过一个,以前偶然在路上碰到好歹会给个白眼,现在就和双目突然失明似的直接擦肩而过了,而对于那天晚上的事也绝口不提。
他很无奈地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想着今晚中也要是还不回来他该怎么处理他买回来的这些玩意儿。他连鞋都没脱,就坐在椅子上开始计划如何善后。
「喵……」
突然角落里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猫叫声。
太宰治惊了一下,以为自己大白天的就出现了幻听,后来才注意到中也房间门口有一团橘色的毛茸茸软乎乎的身影在那,正朝着门外小心地张望。
太宰治有些意外,他知道中也虽然挺喜欢猫猫狗狗一类的,但碍于工作实在没太多时间来照顾这些小东西,而让他来照顾肯定也行不通,没给饿死就已经算是命大,于是在家养小动物一般都只是想想就好,并没有真正实现过。但是门前那一团小身影一看就是活生生会喘气的,肯定不是玩具什么的,难道中也想通了?自己偷偷买了一只?
太宰治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站起来朝那只猫走去,想到小家伙可能会怕生,他还故意放轻了脚步,生怕自己皮鞋跟的声音会把它吓跑。但那小东西在他接近之后也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突然喵喵叫了起来,目露凶光地瞪着他的鞋,背上的毛都竖了起来,一副要把自己生吞活剥的样子。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鞋,除了上面沾了点外面带来的泥之外没什么异样的,不知道为什么这只猫和见了鬼似的。太宰治想了想,觉得有可能是猫随主性,中也平时就见不惯他爱穿着外面的鞋子在家里走来走去,没想到这脾气还连带着传染到猫身上了,他觉得好笑,但还是把鞋脱了放好。果然在看见他把鞋放回鞋架子上时,猫咪的神情才缓和了一些。太宰治光着脚蹲在它面前,这才打量起这只猫。不得不说中也真是有点恶趣味,连猫的颜色都要买和自个儿一样的,不仅是皮毛,连那双碧蓝的眼睛也是,就差没在上面标几个大字——「中原中也之猫」。这猫脖子上居然还拴了个铃铛,一晃一晃的,不时发出清脆的响声。他伸出手,想把小家伙抱起来再看看,没想到这猫脾气爆得很,他猫毛还没碰到半根,手就被一爪子拍回去了,力道还不轻,他的手背上立马浮现出三道红印子。太宰治甩了甩手,再次感叹真不愧是中也的猫,连脾气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也不知道中也平时怎么养的,那双碧蓝的眼里看人都带着股傲气,但在它注意到自己手上的三道红印子之后,它的眼神就变了,有些后悔似的,还小声地喵喵叫了几下,像极了每次中也和他吵完架后总会不情不愿地来主动和他道歉的样子。太宰治笑出声,再次伸出手把猫抱了起来,这回猫咪没有反抗,任它被自己抱进怀里还顺了几下毛,只是眼神看起来还有些别扭,嘴里不时发出「喵呜喵呜」的不满声音。太宰治笑笑,抱着猫想带它到厨房找些吃的,这猫自己偷跑出来八成是给饿的,中也也是,连猫粮都没预留好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抱着猫刚转了个身,本来还在怀里安安分分的猫突然就激动了起来……也说不准是不是激动,总之一下子就跳出了他的怀里,一眨眼就窜到了桌子上,好奇地扒拉着上面的东西。

中原中也此刻内心的确是有些激动的,因为他看见了桌子上的东西——蛋糕盒,旁边还放着一瓶红酒,是他平时常喝的牌子之一,他不知道太宰治为什么突然买这些东西回来,不过他现在也没工夫去管,他的眼里全都是放置在盒子的蛋糕,蛋糕看起来很精致,一看就是出自经验丰富的专业糕点师之手,边缘的裱花就像女孩子裙子上的蕾丝花边,整整齐齐的,上面还码着一些水果和巧克力,似乎还有用巧克力酱写的一些字,但被盒盖子半掩着,看不大清楚。不过中原中也不在意这个,他又不是真的饿,他在意的是蛋糕上那一层层白花花的奶油。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他可以用爪子沾奶油在桌子上写出自己想说的话,就算太宰治再怎么傻看了字也一定知道他是谁他要说什么,何况这家伙从来不傻,有些话自己不说他估计也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这么想着的中原中也更是兴奋了,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虽然丢人是丢人了点儿但总比在太宰治面前喵喵喵,还要被他摸来摸去得好。本来他就不喜欢仰视太宰治的感觉,是人的时候他高出自己一个头就已经够让他不爽了,变成猫后这种感觉更是强烈,在太宰治穿着那双带着泥的皮鞋像个巨人一样杵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都想跳起来往他脸上使劲挠。但是现在就要结束了,他想着一会儿等他变回来他绝对要把这家伙的鞋丢到外面去。当他正要把爪子伸向盒子里的蛋糕的时候,他被人提着后背一把拎了起来,太宰治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哎呀——是想吃这个吗?」
中原中也在空中蹬了几下,然而并没有挣脱掉。
「很抱歉不行哦,这个不是为你准备的。」
中原中也心想谁想偷吃了,真把他当馋嘴猫了?
后背还被太宰治拎着的感觉令他十分不爽,他出声骂了几句发现自己发出的全是喵喵喵的声音,但太宰治应该是察觉到了他的不满,把他重新放回了地上,留下一句「别乱动,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就转身进了厨房。他看着太宰治的背影,又仰望了一下桌上如同救世主的蛋糕,估摸着怎样趁太宰治不注意悄悄蹭一把过来。他围着桌子转来转去,想瞅着合适的角度迅速出手,但太宰治一向敏锐,再加上从厨房到客厅的距离比较短,想要不被发现还是有些难度的。他眯了眯眼睛,一下爬上了离蛋糕较近的一把椅子,但是不急着往上跳。他先是慢慢趴下来,一副懒洋洋的悠哉模样,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一只单纯只想休息的猫,但他的眼睛时不时瞟向厨房里的太宰治,还好,他背对着他,不知道在忙活什么,但看样子是要从冰箱里拿东西。中原中也扬了一下尾巴,微微绷紧了身子,在太宰治打开冰箱门蹲下去取东西的那一刻,一下跳上了桌子,悄无声息的,他有点想感谢起自己爪子上的肉球了。太宰治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取完东西后又开始在灶台前捣鼓起来,给了中原中也大好的机会。他悄悄地把爪子伸进盖子缝里,一边留神着太宰治的动作,一边摸索着奶油,很快他就触到了一块绵软的东西,他心下一喜,用爪子迅速一捞,一团绵绸的奶油就到手了。他刚想把爪子悄悄退出来,却不小心动到了盖子,露出里面被遮住的字来,他愣了几秒,太宰治恰好这时候也转过身来。

「果然很不老实啊~」
太宰治一手端着一碗小鱼干,神情有些戏谑地看着被当场抓包的猫咪。它的爪子上还沾着一大块奶油,视线刚从蛋糕上离开,蓝眼睛里带着些许慌乱。他把手里的小鱼干放下,看着被掀掉盖子的蛋糕,上面的字已经随着被挖去一大块奶油有些凹陷下去,但是勉强还能辨认出几个字来。他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又看看正举着奶油手足无措的猫咪,朝它伸出了手。猫咪似乎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耳朵耷拉下来,见他伸出手来还用一种「你打就打吧是老子做错事了老子认了」的眼神看着他,他有些哭笑不得,揉了揉猫咪的脑袋。他不知为何对这只猫有些莫名的好感,他其实不大喜欢小动物,可能是因为是中也养的吧?脾气又这样像。猫咪有些惊讶似的看向他,他无奈地笑了笑,说算啦,反正他也不会回来,你想吃就吃吧。那只猫咪看了他半晌,没有继续吃那块奶油,它将奶油重新堆了回去,小心地放在原来的位置,然后一下跳到他的肩上。太宰治就这么和它对视着,它爪子上的奶油蹭在了他的衣服上,它的蓝眼睛注视着他,隐约闪动着些光芒。他看着这只猫慢慢,慢慢地凑近他的脸,然后伸出舌头快速地在他唇畔舔舐了一下,又迅速跳下他的肩头跑出了屋子,消失在了门外。太宰治回过头看着那个离开的橘色背影,耳边还响着铃铛清脆的声音,觉得有些恍惚。
他的脸颊旁还残留着猫毛和奶油的气味,他突然觉得那双蓝眼睛,像极了那个小矮子。

傍晚的时候,中原中也回到了家,太宰治给他开了门,他笑得还是极其欠揍
「我还以为中也不会回来了呢~」
「这是我的家我为什么不回来啊?!」
中原中也停顿了一下,故意咳嗽了几声,眼神看似随意地望向屋子内的桌上摆着的蛋糕盒。
「咳咳……我说,那个是什么?」
「噢,那个啊……」
太宰治笑得意味深长。
「你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侧开身子,让中原中也走进去,自己则跟在后面。
面前的蛋糕看起来歪歪扭扭的,还有一处猫爪印子,看起来令人完全没有食欲。
中原中也站在桌前,没有多说什么。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有吐槽眼前的一团糟的蛋糕。
太宰治就站在他身后,念着蛋糕上的字,他的声音听着格外的柔和,像在唱一支动人的情歌。
「生日快乐,中也。」

——END

评论(6)

热度(79)

  1. 淡定拯救世界飞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