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球

这里飞球ww渣文手一只,沉迷双黑无法自拔,不定期产粮xx微博@非酋飞球

末日来临之际【双黑/太中】

*伪末日丧尸设定

*ooc有注意

*一把刀子

那么祝食用愉快ww

「滴答,滴答」
昏暗的房间内,只听得见废旧水龙头滴水的声音。
房间的角落,一个男人蜷缩着,他的脚边散布着易拉罐酒瓶,还有一件破旧的黑色风衣。
他坐在那里,脑袋低垂,橘红色的卷发因为长时间没有打理,变得蓬松散乱,从凌乱的发帘间还能窥见一双冰蓝色的眼眸,黯淡而颓废。
「嘎吱——」
一道亮光透进门缝里,角落的男人突然警觉起来。
「谁?」
门那边的人顿了一下,回答道
「中也,是我。」
刚才还全身紧绷着的男人像是一下得到了保证,放松下来,他无力应道
「进来吧……」
门外的人得到了回应,放心地走进来,顺手带上了门。然而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他一下无从适应,他眯着眼睛寻找了好一会儿,才看见缩在角落的男人。
他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食品袋向男人走去,又猝不及防踢到了地上的空酒瓶。
「中也,你又没吃早饭吗?」
回答他的是男人的呼吸声。
他无奈地走过去,用脚拨开那堆酒瓶,蹲在了男人身前。
「中也,你已经很多天没休息了。」
男人依旧没说话。
「丧尸不会进来的,中也。先吃点东西,听话。」
「它们会的,太宰。」男人终于开了口,声音嘶哑。
「昨晚我又听见它们砸门的声音了,它们早晚会冲进来,杀了我们。」
「……可是我们现在还是好好的啊,而且有我在,你不用害怕这些。」太宰治伸出手,把中也额前落下的些许发丝撩了上去,温柔道。
「我们会死在这里……我们逃不出去的……」中也的眼里渗出了血丝,里面透着绝望的气息。
「不会的中也,我们都会活得好好的,相信我。」太宰治一只手揽过中也,另一只手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着。
「太宰,如果你也变成了丧尸怎么办……」
太宰治愣了一下。
「……不愧是中也,想象力真是丰富,虽然不会有那一天,可假如我真的变成了丧尸,我肯定不会伤害中也你的。」
「……真的吗?」
「真的,如果有一天谁会伤害中也你,那么这个人肯定不是太宰治。」
「嗯……」中也抬起手回抱太宰治,头埋进他怀里,像一只小猫咪。
然而那一天还是到来了。
「太宰……」
中也惊恐地望着眼前满脸是血的人,不断往后退着,他的身后是一堵墙。
对面的人像是没听见中也的呼唤一般,步步逼近,他的身躯早已腐烂得看不出原样,只有零落的绷带还能代表着这曾经是中也那温柔的爱人。
「别再过来了……」中也已经退到了墙边,他的手紧紧地摁在后腰上,那里藏着一把手枪。
太宰治置若罔闻,抬起了几乎只剩下骨架的手臂,靠近了中也的脸。
「它不是太宰……它不是太宰……」中也颤抖着摸出了手枪,对准了这只丧尸。
「太宰说过他是不会伤害我的……你不是太宰治……」中也喃喃自语着,瞳孔缩小,冷汗浸湿了他的发。
「你不是太宰治。」无数遍的重复之后终于只变成了一句机械的话,中也扣下了扳机,血溅在他的脸上。
「中也……」丧尸倒地之前,中也隐隐约约听见了这么一句,但他很快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太宰治已经死了。
这个世界上唯一最爱他的人,已经变成了怪物,怪物是不会记得他的名字的。
他慢慢用手枪对准了自己。
——END
——————————————————

「后记」
某警局的办公室内。
「铃木警官,前几天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报告局长,死者信息已经整理出来了,请您过目。」
「嗯,我看看。太宰治,二十二岁,与恋人中原中也同居五年……死于子弹造成头部致命伤,尸体左手食指处有疑似刀具造成的伤口。」
「这是另一份。」
「……中原中也,二十二岁,与恋人太宰治同居五年,患有严重的臆想症……臆想症?!」
「是的局长,中原先生生前曾因严重臆想症接受过精神治疗,不过似乎效果不大好,据说经常会说能看到丧尸之类的话……不过他的恋人还是一直悉心照料着,没想到……」
「真是可惜啊……结果还是被恋人亲手杀掉了吗?」
局长看着报告上的尸体照片,缠着绷带的男人的一只手始终向着恋人的方向。
「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抚摸他的脸。」
——FIN——
ps:
关于哒宰手指上的伤口没写进去所以解释一下,那是因为给中也做饭时不小心切到的,结果被中也看见以为是丧尸咬到的,于是导致了臆想症发作然后……orz



评论(5)

热度(53)